[]

苏邪轻轻安置好三具尸体,从岗哨里爬了出来,即使再完美的陷阱也有它的死角,苏邪更是深谙这一点,张角以为这种联动的设计会让想偷偷潜入的人也无处遁形,却想不到苏邪在发生意外瞬间就窜入岗哨,整个通道内唯一有阴影的地方,迅速解决掉其他两名长矛兵,并用自己最不喜欢的刺客术拟声回答了长矛兵船长。

处理完毕后,苏邪再次发动隐,整个人融入到黑暗之中,轻轻向洞口移动。就在苏邪刚刚把头探出洞口,数十支矛头突然刺向了他,通道内的灯台再次点亮。通道外所有佯装着退回去的长矛兵全部集结,洞口被牢牢封死。刚才的长矛兵船长手持金色铁矛,蓄势待发。

“也许你不会相信,这里每一个士兵的声音我都记得一清二楚,所以张角才会如此信任我,把这个要隘交给我驻守,即使你能一个人同时发出两个人的声音,也还是很可惜了。”红色肩甲的长矛兵船长冷冷的说。

苏邪也反应过来,原来,刚才他的恶蛊手势并不是各回原位,而是伏击的意思,而被自己杀死的长矛兵正是按照这一指示去取武器。上当的人,居然是自己。

“那么也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只与死者对话。”苏邪阴冷的声音从洞内传出。

话音未落,一道绿芒从洞内射出,瞬间形成一个急旋的毒球,所有刺进洞内的长矛都顷刻腐蚀殆尽,浓烈的毒雾轰然扩散开来。

此时,林巧正屠戮着不断从洞内涌出的长矛兵,手起剑落处,敌人瞬间被蛮力攻击的支离破碎,岩石发出一声声巨大的轰鸣,林巧每一次轮舞,都伴随着石块的坠落,所以她只好不断加快着攻击频率和走位,以免自己也被岩石误伤。长矛兵们完全乱了阵脚,这种恐怖的武器带来的威慑感让他们深知即使对手是个看似容易对付的女孩,自己也不敢贸然攻击。而单纯的防守,又只会被林巧强大的破坏力瞬间摧毁。

“哈哈,你们怎么不攻过来了,一起上才有趣啊?”林巧双手握住剑柄,大石剑倒插在地上,嘲笑着瑟瑟向后退缩的长矛兵。

长矛兵的船长一声令下,所有长矛兵们在洞内摆出严整的阵势,后排的长矛兵投掷着武器,前方的长矛兵支起盾牌缓缓后撤。林巧扬起巨剑,拍苍蝇一般的将飞过来的长矛击落,悠然走向他们。

“看来你们能给我带来的乐子也只有这些了。”林巧收起玩弄的姿态,一脸凶光,单手将巨剑旋舞,洞内被凤鸣震得发颤,一股强大的能量在林巧的巨剑上酝酿,林巧手臂上的

“嘻嘻,你们太弱了,领死吧。风神颤——”林巧双手将剑用力炸向敌阵,疾风伴随着强大的能量喷涌而出。

轰然巨响,后撤的长矛兵阵支离破碎,爆炸般的气流形成一束笔直的涡旋,将卷入其中的人撕扯粉碎。

似乎风神狂怒时的咆哮声在幽暗的洞内轰鸣,振聋发聩的声音让林巧自己也皱了皱眉头,嘟着嘴用两只小指轻轻堵住耳洞,直至震荡在洞内消散殆尽。

平静过后,只剩下苟留一息的兵士们痛苦的呻吟声和簌簌落下的石子声。血腥之气令人作呕,强大的攻击让洞内的联动灯台熄灭了一半,只有洞的深处透漏着一丝吝啬的光。血液在阴暗的灯光中像是流淌着的浓墨,四下蔓延,变化成诡异的图案。

“呀——”一名苟延残喘的长矛兵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用分不清血肉的手死死握住长矛,刺向背对着自己一动不动的林巧。

令他自己也意想不到的是,林巧的出手居然迟疑了,自己几乎马上刺入林巧命门的千钧一发之际,林巧才做出反应,回手一记重击,粉碎的头颅带着不甘坠入黄泉。而林巧自己也被划破了一道口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